童话碎了“豌豆公主”闪电离婚(图)

2019-02-08 21:30

童话碎了“豌豆公主”闪电离婚(图)



  今年2月6日,身高1.2米的“豌豆公主”李玲和身高1.7米的江小军在全国人民的见证下,热闹地举行了婚礼,他们的结合曾引起全国媒体的关注。2月26日,江小军突然“出走”,3月30日两人正式离婚。这段“公主和王子”的童线年这个春天。“童话”的背后到底有怎样的故事?

  一直处于精神疲倦状态的“豌豆公主”终于“瘫”在自己的房间里,躺在小床上,声音低沉无力,面容憔悴。这是昨日中午,记者在“奇缘快餐”见到的“豌豆公主”李玲。“我们的事情已经彻底结束了。”李玲说。

  “他拿走了自己的衣服和1万6千块钱,然后就与玲玲去办理离婚手续。”李玲的妈妈黄女士说,当女儿在媒体上表态,愿意离婚,并分割财产,没过几天,就接到了江小军的电线日下午,出走已经一个月的丈夫江小军在母亲的陪伴下终于现身。黄女士表示,当时的江小军一直沉默,拿走了李玲许诺的“财产分割费”和衣服。

  “你会有报应的。”面对气愤的黄女士,江小军冷静地回答:“报应就报应。”在电话里,江小军对李玲的舅舅说:“我和她性格不和,不能再在一起过日子了。”

  随后两人在中央电视台的镜头下,前去民政局办理手续。黄女士在家守着面馆,一直在店门口等到晚上10点,也不见女儿的身影。3月30日晚上,李玲通宵未归,也不接听家人的电线点左右,黄女士接到了女儿的电话,“我和他的事情结束了。”她声音低沉地说。上午10点左右,李玲疲倦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奇缘快餐”的门口。

  迎娶身高1.2米的“豌豆公主”,身高1.7米的江小军为全国人民撰写了一个恋爱童话。婚后半个月,他的出走无疑给了大家当头一棒。在旁人眼里,江小军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这个来自资阳城隍镇乡间、25岁的小伙子给人的印象是:一表人才,就是闷起话少。为“豌豆公主”制作嫁衣的吕婆婆,只见过江小军三次———订衣服、取衣服、结婚当天。

  “他的眼睛里面还有一双眼睛。”大半生的生活经验,让吕婆婆对江小军有了这样的结论。“对人说话温柔,笑眯眯的,但是真看不透他,不好说。”

  江小军十几岁就来城里打工,父亲已经去世,家中只有母亲和弟弟。母亲在外打工,而快满20岁的弟弟随后也在“奇缘面馆”帮工。这是李玲妈妈黄女士对他的了解。在邻居眼里,江小军是“委屈”的,因为李玲的性情比较急躁,容易发火,而江小军是老实本分的人。

  前一天还在准备着卖面的材料,第二天就突然出走,江小军的举动让旁人觉得很突然,甚至有人猜测,他是不是有难言之隐?

  这次“出走”,只有黄女士和面馆里的人不觉得“突然”。“结婚前,他就已经这样做了,而且不只一次。”3月30日,黄女士苦笑着说,店里的人给江小军起了一个外号———“哑怪”,他的“怪”表现在每一次“出走”前,都会有“准备”:一个可装40公斤油的桶,一

  次就熬整整一桶熟油辣子。“我们这个十几平方米的小店,哪里用的着那么多?几个月都用不完!”黄女士实在想不通他这种做法,到底是发泄还是给母女俩施加压力。“看到心里堵得慌。”

  昨日,记者到来时,厨房里一个可装40公斤的塑料大桶还有大半的熟油。“他这次走之前弄的,一个多月了,我们也才用这么点。”黄女士摇了摇头。

  2月6日,江小军突然“出走”,流言蜚语四起。黄女士称,自己很心疼憔悴的女儿,“她靠在门边边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让人看了难过。”

  “他对你好的时候,可以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给你,对你不好的时候,根本不理会你的感受,拔腿就走。”黄女士评价起这个女婿,很是无奈。

  “玲玲对他很好,他之前没有什么像样的衣服,都是玲玲后来给他买的。”据黄女士回忆,出走的导火线元的衣服。江小军穿着这件妻子买的新衣服下厨,没有系围裙,沾满油污的双手直接在衣服上擦拭,脾气急躁的李玲就说了几句,“第二天,他又将弟弟的内裤丢在洗菜的盆子里,玲玲就说,这个是吃菜用的得嘛。”

  家庭背景的差异,让两边的父母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流,黄女士也为此苦恼。有人告诉记者:虽然江小军提出结婚,但是他的母亲也是当天才知道这个消息。“举行婚礼那天,当主持人问他妈,是否喜欢这个媳妇时候,他妈先是摇头,然后点头。”参加婚礼的一位客人回忆道。“他妈妈来,都不和我们说话,直接来直接去,只找儿子。”最让黄女士无法容忍的是,对方家里“要钱”的方式,“他妈妈说要出外打工,开口就要1000元路费,怎么能这样?”黄女士说,江小军将弟弟接过来,也在自家住下了,“他们觉得,我们在城里,所以应该付出更多。”

  不一样,发生口角也是正常的啊。”吕婆婆说,在很多人眼里,都觉得江小军心里有“压力”。“走到哪里,他们都是大家注目的焦点。”吕婆婆说,江小军和李玲结婚前来订礼服,结果看热闹的堵了半条街,她只好喊两人从后门走了。当时人群里有个大汉喊了一句:“他们都睡在一起了的嘛。”让人群一阵骚动。

  农村人老实,你跟人家睡了,不能不认帐吧?难道不怕人家姑娘去寻短见?或者找你麻烦?一些人这样看江小军的“婚礼”———没有办法的事情。“全国媒体都这么关注,大家都在祝福,他怎么下台?”这样的传言很多。

  对此,黄女士很生气:“包括江小军的妈妈都在外面说,是我们缠着他儿子不放,是我们赖,但是当初是他主动提出结婚的。”

  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利用的就是女儿的一片痴心。对于这种传闻,黄女士却很肯定:“他的一次次出走,都是为了增加我们的心里压力,都是玲玲去求他回来,他抓住了她用情深的弱点。”

  黄说,之前两人发生口角,她也劝过,不合适就散,但是江小军一直不愿意走。直到2月26日这天,江小军借口出去买海椒面,便骑着电动车离开了家,他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当天晚上,黄女士就在李玲的卧室发现了江小军留下的字条,上面只是告诉李玲说他走了,不要找他,找也找不到的。

  就在江小军出走的第二天,江小军的妈妈突然从资阳赶到了成都,见儿子不在家,江母便在李玲家发起火来,责怪李玲把她的儿子弄丢了。“她一来就要李玲交人出来,哪有那么巧嘛,肯定是串通好的。”黄女士说,一直住在她家的江母,吃好睡好,完全没有着急或者要找人的意思。

  “当媒体找到她妈妈,她说不知道儿子在哪里,但是当女儿说愿意离婚,并分财产时,她马上说,10天之内儿子就出来,你说怎么回事?”黄女士说起来依然气愤,她说,3月30日,正是江母承诺后的第5天,江小军就出现了。“一切都太巧了。”

  据李玲的邻居们称,两人在结婚前就经常吵架,江小军曾经出走过一次,李玲在江小军妈妈面前跪着求情,两人才重新走到了一起。在扯结婚证的当天,邻居们称,他们觉得江小军并不像李玲那么开心,笑得很僵硬。而吕婆婆说,在1月28日晚上,她和一帮朋友还专门组织了老年腰鼓队来为他们祝贺,她说整个晚上就没见到江小军笑过,“甚至看到有眼泪花儿在他眼睛里包起。”大家都感到奇怪,但是都没好意思追问。

  “这下你满意了?”听到女儿这样的话,黄女士心里很不是滋味。3月30日下午,坐在面店门口,这个57岁的北方女人坚毅的面孔上终于淌下了泪水,“不能让步了,我只想保护女儿,我有糖尿病,说不定哪天走了,那她一个人怎么办?”

  黄女士说,女儿性情虽然急躁,但是很单纯,没有多少社会经验。“到现在为止,依然对这段婚姻抱有幻想,说后悔在离婚协议上签字。”黄女士说,“江小军拿到钱了,也签字了,却对玲玲说他不会再跑了,这些话让玲玲的心又动摇了。”“他的承诺一样也没有兑现过,他在电视上对玲玲说的甜言蜜语,现在大家都记得。”黄女士说,自己的态度很明确,这个人“动机”太可怕,自己不能再容忍了,如果女儿还要和他过日子,自己就搬离这个家。“他这一搅太厉害了,全国甚至国外都知道了,他真的爱玲玲,就不会把婚姻当成儿戏,不考虑这样做对玲玲的影响和打击。”

  她说,作为母亲,她希望女儿能够“看清楚”,度过这段最难熬的日子。“熬过去了,我们重新开始生活。”

  同电话里声音一样,昨天中午记者见到的李玲软弱无力地躺在床上,从上午十点回家到中午,几个小时也没有出过这道门。“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们的关系已经完全结束了。”她一脸疲倦地说。

  晚上10时,记者再次拨通那边的电话,黄女士告诉记者:玲玲的情绪好多了。只是听到记者要打听江小军的家和联系方式,她的语气加重了,“我可以告诉你,他不在家里。”“那他是不是在成都了?”“不知道,他是一个闷墩儿,找到也不会对你说啥子。”李玲说,对于江小军,她不会透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