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破灭 豌豆公主前夫谈离婚前后想法

2019-02-07 11:50

童话破灭 豌豆公主前夫谈离婚前后想法



  1月9日,“豌豆公主”和她的白马王子江小军喜笑颜开地拿着结婚证面对媒体摆出各种甜蜜的姿势;2月6日,两人身穿礼服在众人的祝福声中走入了结婚的殿堂;2月26日,江小军不堪忍受李玲的脾气而离家出走;3月30日,两人在当初领结婚证的隔壁领取了离婚证。短短的3个月时间,记者亲眼看到一段备受祝福的婚姻被毁于一旦。昨日,自离家出走后一直处于“隐身”状态的江小军首次面对媒体,接受了本报的独家采访,讲述了他跟“豌豆公主”的离婚前后以及他内心的想法。

  3月29日,寻夫心切的李玲在中央电视台《共同关注》栏目记者的陪同下,来到四川省妇联寻求帮助。省妇联立即要求资阳市妇联配合,尽量做江母的工作,将江小军找出来处理此事。3月30日,李玲和央视的记者前往资阳。在路上,李玲接到了江小军打来的电话,两人约在了资阳市妇联的办公室见面。见到自己苦盼多日的丈夫终于出现,李玲似乎有些激动,但是,江小军很平静:“我们没有挽回的余地了。”事已至此,李玲没有多说什么,和江小军一起坐上了车准备回成都办理离婚手续。

  在回成都的路上,李玲哭了,她请求江小军再原谅她一次,江小军没有答应,两人在压抑的气氛中回到了成都。江小军先去了望仙场,准备取回自己的衣物。可就在江小军进屋的那一刹那,李玲也跟了进去并迅速地关上了门,任凭家人在外面怎么敲也不开。听着屋里的吵闹声和摔碗的声音,李母急了,使劲地把门撞开。江小军随后拿着衣物就要往外走,李玲蹲在地上抱着江小军的腿痛哭不让离开。

  看到女儿痛苦的样子,李母气急败坏地指责着江小军,并把他的衣服扔到了大街上,江小军默默地把衣服捡起来,然后坐上了车再没说一句话。李玲随后也擦干眼泪,跟着江小军一起坐车来到青羊区民政局。

  1月9日,他们在青羊区民政局办理了结婚证,工作人员都认识这对上了多次报纸、电视的夫妻。此时,热心的工作人员看着他们,有些惋惜地问:“你们想好了吗?要不要回去再考虑一下?”江小军态度很坚决,李玲也很轻松地说着:“离吧!” 办妥手续后,在青羊区民政局门口,李玲一张张地数了一遍现金,交到江小军手中:“这是1.6万元。”江小军把钱交给了母亲。或许两人有过私下的约定,从民政局出来后,江小军和李玲手牵手地离开了。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到李玲,电话那头的她显得相当疲惫。对于已经过去的事,她一个字也不愿意多提,但是她还是对江小军表示了祝福。当记者问她离婚以后两人会不会以朋友的身份相处时,李玲说:“不可能做朋友的,我做不到。”并且“两年之内我都不会再考虑个人问题。

  对于“豌豆公主”李玲和江小军风风光光结婚,尔后又闪电离婚的事,症结到底在哪里呢?

  对此,四川省科技协会心理咨询专业委员会婚恋专家马秋萍昨日表示:从整个事件看来,江小军其实是一个悲剧式的人物,媒体给予了“豌豆公主”过多的关注,从而忽略了江小军的想法。大家都希望他们的感情能真的像童话一样美好,于是江小军也就随着媒体的炒作随波逐流。就李玲来说,过分的高调让江小军有了心理压力,觉得自己是女孩子,就可以无理取闹地发脾气,而对方就有义务去忍她、哄她。其实,这是非常不正确的,也是非常不平等的爱情观。真正的爱情是两个成熟的个体相互扶持,相互体贴,相互宽容,而不是一方以爱的名义去奴役另一方。而就江小军来说,遇到事情采取逃避也不是唯一的办法,逃避有时候不一定躲得过;而面对,不一定是最难过的。

  昨日,记者联系上了离家出走后就一直没有面对过媒体的江小军。他现在资阳老家,说需要平静一段时间。江小军告诉记者,2月下旬,他与李玲吵了一架。“我弟弟在我们的面馆打工,那天晚上他挑面没有挑好,李玲就在那里骂开了。我弟弟人年轻,总要允许人家犯点错嘛,我当时有点看不过去,就帮着弟弟说了几句,结果我们就吵起来了。”江小军说,吵着吵着他们就说到了离婚。“这个日子过得实在太难受了,我才决定离家出走的。”

  说起跟李玲在一起的日子,江小军叹了一口气:“快乐的日子不多。”2004年当江小军和李玲恋爱时,江小军认为那个时候的李玲很体贴,可到了后来李玲的脾气就越来越怪,加上李母的脾气也不好,江小军就觉得自己在家是个受气筒。后来两人的恋情暴光后,全国媒体都争相报道了此事,这更让他觉得“难收场”。在他们恋爱期间,江小军说他也曾因为受不了李玲的脾气而出走过几次,每次李玲都主动将他找回去,并且保证要改正自己的脾气,“我这次是对她彻底失去了信心”。

  江小军:结婚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之前介入的媒体太多了,全国都知道我们的事而且,我也不忍伤害李玲。我本来想看通过婚姻能不能改变她,哪晓得她婚后的脾气反而变本加厉,我很灰心。

  江小军:就是心里很矛盾,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跟她结婚,但是都走到这一步了,我也没有别的办法。

  江小军:本来就有很多矛盾已经积聚在了那里,这个日子过得实在太难受了,我只有离开,大家都冷静一下。

  江小军:一直在我一个朋友家。我本想冷静一下,结果看到报纸上天天都在报道说李玲要跟我离婚,我想离就离吧,离了也好。

  江小军:我出走了这么几次,每次都是空着手走的,连衣服都没带一件。如果说我是为了钱的话,我走的时候就可以把钱全部带起走。这次离婚她给我的钱,也是我们一起做了这么些年生意,我应该得的。

  江小军:已经没有什么感情了,我对她彻底失望了。我给了她很多次机会,但是她总是一次又一次地伤害我。

  “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昨日上午,三圣乡一农家乐里歌舞升平,“呀!赵丽蓉在演小品!”这一热闹的气氛引来不少人的窥探。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长相酷似赵丽蓉的老太太胡国芬在这里举行金婚庆典。

  昨日是胡国芬老人的76岁生日,也是她跟老伴冯自儒结婚50周年的纪念日,为了庆祝这一天,老俩口已经等了很久了。老俩口早早地起了床,梳妆打扮一番,然后坐着儿女准备的宝马车就上了路。到了三圣乡的农家乐,门口早已准备好的唢呐队一路欢喜地吹吹打打将两位老人簇拥着送到了婚礼庆典现场。在众人的祝福声中,冯自儒掀开了胡国芬头上的红盖头,并深情地吻了老伴的脸,“不管80岁还是100岁,我都会爱你一辈子,我们还要庆祝我们的钻石婚。”胡国芬羞涩地笑着,一脸幸福地样子(见图)。婚礼现场,胡国芬还为大家表演了小品《如此包装》里面赵丽蓉说唱的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