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豌豆种子夕夜的豌豆头

2019-01-22 04:50

除豌豆种子夕夜的豌豆头



  年前下乡看姐姐,料不到中午竟品尝到了露天生长的豌豆头,鲜嫩甘甜,爽口清香,盛在朴拙的白瓷盘里,更显得碧绿透亮,春天一般清醇芬芳。

  见我连夸豌豆头味美,姐得意极了,说施了农家肥长出来的,纯绿色,无污染,而且没有覆在塑料薄膜里,由它霜雪打,冬阳晒,寒风吹,能不美味可口?只因今冬天气暖,这豌豆头长得越发喜人,才有这口福的。

  下午回城上车前,姐特意带我去地里,掐豌豆头。那一片豌豆长在阳坡的河边上,长势茂密,郁郁芊芊,绿油油的一片生机,全都伸胳膊、踢腿儿的,你牵着我,我攀着你,嘻嘻哈哈的很是喜人。姐熟练地掐豌豆头,一边絮絮地与我聊着家长里短,我也蹲下来,快乐地掐我喜欢的豌豆头,像和一个个娇憨粉嫩的小姑娘细语。只是指甲一掐,就有绿汁沁出,让人有些不忍呢。姐说,这东西泼皮得很,今儿掐了,明天就会冒出更多的嫩头,不怕的。再过些日子,东风一吹,春雨一淋,好家伙,它们会小疯子似地猛长,像谁要给它们发奖似的,天天掐,都吃不了,到时你再来掐吧。

  那天下午,阳光煦暖,碧水轻流,河这边有小羊咩咩,河那边有黄狗轻吠,远处还有鞭炮声依稀响起,我和姐姐就在见证过我们成长与笑闹的豌豆地里,愉快地掐豌豆头,空气中都是豌豆的清香。自我当兵离家,有多少年没下地干过农活了?想想真让人幸福与感动。

  临别,姐塞给我三百元,说是给侄女的压岁钱。我再三推辞,她再三坚持,只得收下。望望脚下一大堆糯米团、芝麻油还有黄豆、香菜,一大包豌豆头,再看车下渐渐远去的姐姐,她还站在路边不肯走开,我突然就想起了逝去的母亲,那时候,母亲也是这般送我的呀……

  当晚,清炒豌豆头,什么佐料也不放,一匙油盐足矣。一直以为,最好的美食就得清炒,清蒸,清水煮,要的就是那股子来自天然的香与纯,嫩与鲜。而我和姐亲手采撷的豌豆头,更是菜场难以寻觅的佳蔬啊。当我“叮叮咣咣”地炒好一盘,端上桌来,没曾想,我家最爱挑食、不肯吃蔬菜的小女生,竟连呼好吃,嫩,鲜,还甜呢。那是,这可是你姑姑用心种植出来的真正的绿色蔬菜啊,能不让你爱吃么?

  第二天,是孩子姥姥下厨炒的,惊呼这豌豆头毕竟是自家长的,嫩得“没得命”哪,我让她那夸张的表情逗乐了。夹了一筷入口,比我炒得更好,甜中带津,且更加香嫩,问她,说是洒了些水的。又说,菜场上买的豌豆头,哪里要洒水哟,炒上两铲就能炒出好多水来,啧啧,到底是做生意啊。

  剩下的豌豆头,我们没舍得吃,留到大年三十儿。在我们那里,无论富贵之家还是柴门小户,年夜饭的菜肴中,有几样素菜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谐音“陡富”的豆腐,寓意“出门遇好人”的大芋头,因菜茎空心无节又叫“路路通”的水芹菜,还有就是豌豆头—家乡方言中,“豌”与“安”是同音字,每年除夕的年夜饭总得有一盘清炒豌豆头的,豌豆就是“安豆”,清嫩甘美的豌豆头,正象征着一年的安心、安康、安逸与平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