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甜、混沌的颜色含含糊糊豌豆黄只有更黄更暴力

2019-01-20 11:33

淡淡的甜、混沌的颜色含含糊糊豌豆黄只有更黄更暴力



  豌豆黄儿原本只是应季的民间小吃。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前,推着独轮车的小贩那婉转的吆喝:“嗳……小枣儿豌豆黄儿,大块的嘞!”

  这种原生态的豌豆黄儿也叫粗豌豆黄儿,闻起来有一股豌豆和小枣混合而成的特有的浓郁香气,吃到嘴里甜沙、爽利,隐隐约约的还有一丝清凉,热天来一碗透心凉。

  但御膳的吃法想必更多的还是来源于民间,不过宫的玩意儿毕竟要比庙会上的讲究,所以这粗豌豆黄也演变成细豌豆黄了。北方人对这玩艺儿不陌生,南方人比较少吃到的北方小吃,据说这还是慈禧爱吃的点心之一。

  越简洁质朴的东西,滋味就越纯正。淡黄色的细豌豆黄儿如田黄美玉般纯净细腻、吃到嘴里清凉滑爽,那淡雅清幽的豆香回味悠长。这次没加红枣,而是加入黄豆粉,让豌豆加黄豆,豆上加豆,决不会不逗你玩,冰镇后再来一个很黄很暴力的水蜜桃,就是要将黄进行到底。

  8.炒豆泥可是个细致活儿。火候不够,炒嫩了,水分太大,冷却以后凝不成块儿;火候过了,炒老了,水分太少,凝成的块儿就会出现裂纹,没了细腻劲儿。就是随时用木铲捞起锅里的豆泥来试,让铲子上的豆泥缓缓流淌到锅里。